订单满88元减5元,满200元减20元  您好,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购物车 [0]

浏览过的商品

奥普拉传
 
   
查看大图

奥普拉传

《奥普拉传》是一部客观展现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温弗里(Oprah Winfrey)传奇经历的作品。奥普拉出生于一个充满暴力的家庭,9岁遭强奸,13岁怀孕,但她33岁成为脱口秀女王,48岁成为亿万富翁。作者姬蒂·凯利从850多篇未公开的采访中找到一个又一个隐埋的线索,也曾访问奥普拉的家庭成员以及商业伙伴,深入到奥普拉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不但惊曝奥普拉的隐秘身世、童年遭遇、少年顽劣,还详细解剖了她走向事业巅峰的复杂心理动因、成功经历,以及外界对她的多元评价。

  • 商品编号:9787214067302
  • 商品重量:481.000 克(g)
  • 货  号:9787214067302
  • 所得积分:4
  • 市场价: RM45.50
  • 销售价: RM45.50
购买数量:
  (库存9999+)
app hook

编辑推荐

《奥普拉传》是一部客观展现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温弗里(Oprah Winfrey)传奇经历的作品。奥普拉出生于一个充满暴力的家庭,9岁遭强奸,13岁怀孕,但她33岁成为脱口秀女王,48岁成为亿万富翁。


作者姬蒂·凯利从850多篇未公开的采访中找到一个又一个隐埋的线索,也曾访问奥普拉的家庭成员以及商业伙伴,深入到奥普拉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不但惊曝奥普拉的隐秘身世、童年遭遇、少年顽劣,还详细解剖了她走向事业巅峰的复杂心理动因、成功经历,以及外界对她的多元评价。 
《奥普拉传》深度解密传媒女王成功背后的悲欢和宠辱,还原给读者一个最立体的奥普拉,使读者对奥普拉有一个最感性和最真实的认识。

《奥普拉传》:在一个崇拜金钱的世界里,人们崇拜她,不仅因为她的身价高达24亿美元,更因为她完全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获得成功!
她是美国 个黑人亿人富翁,她创办了传媒史上 影响力的节目,她把美国的一半人都洗脑了,她使全球无数妇女找到了失去的信心。
一个成长于充满暴力和罪恶的黑人街区女孩,在经受了家庭分裂、贫穷甚至被强暴的悲惨童年后,如何打造属于自己的传媒帝国,成为一个时代的偶像?
奥普拉·温弗瑞的故事只是践行了一个真理:“你可以拥有一切,只是你不可能马上拥有一切”!
姬蒂·凯利的《奥普拉传》,史上 部完整惊曝奥普拉隐秘历史和成长经历的别传!独家披露传媒女王非常身世,深度解读时代英雄成功秘诀还原最本真的奥普拉!
奥普拉个人史
1954年1月29日:出生于密西西比州科西阿斯科;
1970年:获得“防火小姐”称号;
被选为 位“田纳西州黑人小姐”;
1984年:主持WLS电视脱口秀节目《芝加哥早晨》蹿红;
1986年:主持的节目正式更名《奥普拉·温弗瑞秀》;
1996年:被授予“乔治·皮博迪个人成就奖”;
1997年:创立“天使网络”,出演电影《在女人有翅膀之前》获“马里恩·安德森奖”成为美国 位黑人亿万富翁;
2005年:《福布斯》“百位名人”排行榜 位,身价24亿美元。
2011年1月:成立奥普拉有线网络。
地球人对她的熟悉程度,超过任何一个历史人物、当代政治家、明星、学者。她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西西弗斯,穷毕生之力一次次把滚向下的石头推向山顶。在诽谤和刁难中赢家总是奥普拉,为什么是奥普拉?她是亿万妇女的生活方向标,她的身价高达24亿美元,完全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达到巅峰。奥普拉·温弗瑞的故事只是践行了一个真理:你可以拥有一切,只是你不可能马上拥有一切。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姬蒂·凯莉 译者:钱峰 

姬蒂·凯莉,美国最著名和最受欢迎的传记作家。其诸多作品在出版一周后就登上《纽约时报》排行榜冠军。
主要传记作品:
记录布什家族的《家族》(2004)
记录英国皇家的《皇家》(1997)
《南希·里根:自传》(1991)
《伊丽莎白·泰勒:最后的明星》(1981)
《杰姬Oh!》(1978)

目录

序: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现象
第一篇 青涩
第一章 上帝的信使
1984:改变芝加哥
性骚扰话题上了电视,全美震惊
收视率:电视永远的怪圈
“奥普拉法案”:向虐童罪宣战
拿什么缝合童年苦难的经历

第二章 天生的表现力
灰姑娘
她在说谎吗?
父亲的写作计划
梦想者
叫声父亲很沉重
怀孕风波

第三章 “我就是那个时代让别人另眼相看的黑人”
就叫奥普拉吧,很有天赋的名字
田纳西州的辩手
唯一竞选学生会副主席的黑人学生
梦幻般进入WVOL电台
“防火小姐”
我想让整个世界的人都看到真理

第四章 生存的代价在于遗忘
我的大学
纳什维尔黑人小姐冠军
掉包风波
人们常说“我想变得富有”,奥普拉则说“我会变得富有”
再见了,纳什维尔
第二篇 成长

第五章 巴尔的摩:天堂还是炼狱
巴尔的摩:一个宿命
奥普拉时代的结束?
不再是一匹赛马
灵性在哪里?
重回荧屏

第六章 从巴尔的摩到芝加哥
一个人的名誉就是伟大的表现
绯闻
从未有过的挫败感
去赢,就要接受失败
重回巴尔的摩

第七章 “流行天后的黎明”
脱口秀之激烈竞争
摩西引领我们走向希望之乡
奥普拉·温弗瑞秀


第八章 与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恩怨
电影《紫色》的索菲亚
斯皮尔伯格的崇拜者
电影改变了奥普拉
显赫
第三篇 辉煌

第九章 金钱和爱情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
财富女人
从非洲来的白马王子
结婚
一心想在这个时代有所成就

第十章 《人物》杂志封面人物
《人物》瞄上奥普拉
莫尔豪斯学院荣获名誉博士
近乡情怯

第十一章 “没有任何武器可以阻止你成功”
美国头号脱口秀主持人
多面人生
一个女人的控制力
诟病

第十二章 传媒集团的扩张
如果我能做到,你也能做到
第一位拥有自己的制片厂的非裔美籍女性
媒体帝国
第四篇 波折

第十三章 与迈克尔·杰克逊过招
上帝的礼物
瘦身犹如一场战争
“可耻的秘密”:背上永远的十字架
与杰克逊过招

第十四章 未能出版的传记
一部难以出版的回忆录
40岁了
失去伙伴的日子

第十五章 创办读书俱乐部
O.J.辛普森:案件余波
我想让全国的人都好好读书
奥普拉扫盲运动遭杯葛
一档节目引来十三场集体诉讼

第十六章 艰难的转身
不受控制的花园
同性恋话题惹火烧身
统领美国脱口秀节目
卷入“疯牛病”官司
第五篇 巅峰

第十七章 渴望成为电影人
《亲爱的》大惨败
美国头号脱口秀主持人地位动摇
1亿美元资产能做什么
这个女人把美国一半人都洗脑了

第十八章 与曼德拉的友谊
成为自己努力成为的人
把钱分给穷人
精神向导曼德拉

第十九章 传媒进入奥普拉时代
永远记得《奥普拉·温弗瑞秀》
这个女人疯了:“保密协议”背后的考量
买一架私人飞机
她超越了种族吗?
脱口秀泰斗谁与争锋
莱温斯基称她很叛逆 奥巴马对她莞尔一笑

第二十章 通往白宫的道路必经奥普拉
踏入政治圈
不为布什跑腿
为施瓦辛格辩解
克林顿和奥普拉都是有“秘密的人”
站在奥普拉背后的人
无处不在的奥普拉
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现象(后记)

序言

全球热读奥普拉(编者序)
从某种意义上说,奥普拉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隐喻,她以她颇具异端的个人史诠释了一个生命的苦难与辉煌,困顿与喜悦,失落与成功;她以一个女人近半个世纪的生命过度透视出一个时代的大悲欢。
在美国过去的25年里,没有人比奥普拉更善于操控传媒界的影响力了;而在过去的若干世纪里,似乎也没有一个传媒女性能像奥普拉那样引起全球对之津津乐道。从一定的意义上说,25年的时间,奥普拉的影响力已经完全超越了她的领域,奥普拉变成一个世界事件。
奥普拉热之所以能席卷全球,并不完全因为这位传奇女子别出心裁地创办了“在电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节目”,也不在于她创造的财富神话以及她在巅峰时期与权力集团的前呼后应,而在于隐藏在这个故事背后的不为人知的秘密。
一个出生在密西西比州贫民窟黑人私生子,一个9岁遭到性侵害、13岁离家出走、14岁怀孕的“问题女孩”,是靠着什么力量在25岁的时间里打造出让世界为之震颤的传媒帝国,成为传媒女王和财富强人,并迅速登上权力的巅峰?
美国在经历25年的“奥普拉化”之后,还会有什么秘密未曾披露吗?
《奥普拉传记》由美国最有声望的传记作家姬蒂·凯莉执笔。凯莉在过去这么多年里,一直毫无畏惧,坚持不懈地对全世界最尊崇的偶像人物进行调查,讲述他们的故事。这些人包括杰奎琳·肯尼迪奥纳西斯、弗兰克·辛纳特拉、南希-里根、英格兰的皇室家族以及布什家族。她在许多最畅销的传记中揭示了真理,解除了名人的神秘,从而向大家展示了面具背后名人的真正面目。
这一次,姬蒂·凯莉将报道视角转向了奥普拉,她从850多篇未公开的采访中找到一个又一个线索,她也曾跟奥普拉最亲密的家庭成员以及商业伙伴交谈过,还收集了许多法庭记录、生日证明、金融和税收记录,甚至包括传说中的奥普拉公司的保密协议。她深入到奥普拉·温弗瑞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可以说,你一定从来没有看到一本书可以如此毫不留情地把一个著名人物彻底解剖给世界。
尽管奥普拉·温弗瑞是20世纪和21世纪一名重要的人物乏一。然而,还需要指出的是,伟大也需要仔细审视,必须将事实与神秘分离,真理与炒作分离。姬蒂·凯莉做到了这一点,第一次成功将奥普拉的两面性展示给了读者。在这个过程中,她完成了这样一部充满深刻见解且精心调研的作品,将给所有读者带来非凡震撼。
编者
2011年5月

后记

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现象(后记)
1981年,我在巴尔的摩举行巡回书展时见到了奥普拉。当时,她正和理查德·谢尔合作主持WJZ的早问节目《People Are Talking》。节日开播前,我们仨进行了一次交谈。我现在还记得当时基本上都是理查德一个人在讲话,奥普拉则显得有些冷漠。我很是不解,后来才明白,原来理查穗在线对我进行采访,并对我的现场表现称赞的时候,奥普拉则不以为然。“我不赞成写那样的书,”她说,“她的书中提到我的一些亲戚。他们也一点都不喜欢这样。”
我明白她所指的“那种书”什么意思——未经授权的传记,没得到主人公的合作或者管理——但是,她说我写过有关她亲戚的书,这令我很是不解。当时,我只写过一本传记,那就是杰奎琳·肯尼迪·奥纳西斯的生平《哦,杰克!》,而且我调研时并没在那个家谱中发现温弗瑞的任何亲人。
早间节目的制片人告诉我,“哦……奥普拉和玛利亚-施莱弗的关系非常密切,再加上她对肯尼迪一家人都非常敬畏……我猜想她在某种程度上将自己看做是这个家庭的一名成员了……她知道这一家人对你这本书很反感,因为其中透露的秘密太多了……而且……哦,因此我们决定请理查德来采访你。”
我一听,迅速将这段对话内容写在书展计划的背面,以防这位制片人问起巴尔的摩情况如何。我根本没想到25年之后,奥普拉·温弗瑞会成为全世界的一颗星,而我会花费4年的时间为她写“那样一本传记”。
在过去的30年里,我一直在为这类尚在世的公众偶像书写传记,未得到他们的合作,也不受他们的控制。这些人不仅仅是名人,还是社会的支柱,在我们的文化史中留下印记。约翰·肯尼迪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新闻工作之所以很诱人,传记之所以有趣是因为这二者都在努力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每次写传记时,我都会遇到同样的挑战性问题。我在写当代人物时发现,未经授权的传记可以避免历史修正主义的纯粹真理——即授权传记的隐患。未授权传记作者不需要受主人公的摆布,因而更有可能去洞察人物,完全客观地树立他们的公众形象,这一点至关重要。我再次引用肯尼迪总统的话,“真理最大的敌人往往不是谎言——蓄意的,人为的,不诚实的——而是袍秘——挥之不去,有说服力,虚幻的。”
然而,我一想起“未授权”这个说法总是觉得很别扭,或许因为这个字眼听起来略微有些违法,就好像这是入室偷盗似的。不得不承认,传记从本质上而言是对一个人生活的侵犯——传记作者认真审视主人公的生活,甚至想钻到其骨子里去挖掘未知的东西,揭露看不到的东西。尽管我对这个说法有些不安,但是我明白未授权传记为什么会惹怒主人公。因为这种传记意味着作者不顾其任何要求或者命令,对他们的生活进行了独立展示。这并不是卑躬屈膝似的传记,也不屈从于名誉或者名人效应的压力。调查对于未授权传记而言非常必要。这些公众人物已经习惯干人们的尊崇,所以会很自然地抵触他人的调查。奥普拉·温弗瑞也不例外。
2006年12月,皇冠出版公司宣布我将为奥普拉写传记。一开始,她似乎很开心。有人问她有什么反应,代言'人说,“她知道这本书,但是不打算帮什么忙。”6个月之后.奥普拉告诉《纽约每日新闻》,“我不会跟作者合作的。但是,假如她乐意写这本书,那也没关系。这里是美国6我不会反对这件事,也不会鼓励。”紧接着,她眨眼睛示意,“大家都知道我可以鼓励的。”
2∞8年4月,奥普拉改变了她对这件事的态度。她在主持·《新地球》作者埃克哈特·托尔的网上节目时说,“我生活的这个世界里,人们总是在写一些不总是正确的事情。如今有人从我下手了,而且未经授权。因此,我知道里面肯定会出现很多不真实的事情。”
我看到这个节目话,马上写信给奥普拉,说对于我而言,实话就像对她一样那么重要。我.反复强调自己力求做到公正、诚实、准确,而且又一次提出要对她进行采访。我之前给她写过信——一开始只是出于礼貌。我说我正在为她写传记,希望能够真实深劾地呈现_她的生活。后来,我又给她写过好几封信,想采访她,但是却没收到任何回音。我本不应该感到吃惊,因为奥普拉多年前曾写过自传,但是出版前突然取消了哒个打算,因为她觉得自传里面透露的秘密太多了。然而,我还是继续争取为她立传。在又写过几封杳无音讯的信之后,我终于想起了约翰·厄普代克受到棒球大人物泰德·威廉姆斯的烦扰之后曾说过的一句:“鬼才会回信呢。”
在对奥普拉展开调研的过程中,我接到奥普拉代言人丽莎·哈利迪的一个电话。她说,“温弗瑞小姐让我转告你,说她不愿意接受采访。”那个时候,我巳经从芝加哥的一些记者那里听说了奥普拉不再接受任何采访的消息,她犬部分时候是让代言人解答媒体的问题,自己不再直接回应任何人的提问。假如有记者坚持要求采访她本人的话,代言人会给他们一份准备好的问题和语录答复。谢里尔·里德在任《芝加哥太阳时报》社论编辑时就,曾有过这样的遭遇。“人们总会问奥普拉同样的问题,”代言人哈利迪告诉里德小姐,“温弗瑞小姐愿意这样回复这些提问。”
我告诉哈利迪小姐自己写的东西必须是准确的,因此想知道温弗瑞小姐是否愿意来核对事实。哈利迪小姐说,“假如你对事实持怀疑态度的话,可以来找我。”因此,我尽力联系到她。但是,我每次给哈波传媒公司(编者注:奥普拉的公司)打电话,哈利迪小姐都称没空。结果我发现奥普拉本人才是信息的主要来源。
我没有直接和她进行交谈,因为这样一来所有的记忆都是片段。我决定将她过去25年内在美国、英国、加拿大以及澳洲所做的访谈都收集起来一这些采访被刊登在各家报纸和杂志上,并在电台和皂视上进行播映。我按照姓名、日期以及主题将所有成百上千次采访都归档,文档数日达2732份。这样我就可以确信无疑地引用奥普拉自己的话了。将这些访谈得到的信息,以及我对她家人、朋友、同班同学以及同事所做的上千次采访内容放在表格里.就得到了奥普拉的心理轮廓,而且这些信息是我通过其他任何方式都不可能得到的。要想将过去20多年间的访谈全部收集起来确实很花时间,但是_旦将其收集并分类,就可以很好地表达奥普拉的心声。正是这种方式使我能在这本书中从容地引用奥普拉的很多原话,展示她对生活中发生的许多事情的想法和情感。
奥普拉·温弗瑞作为全世界备受尊崇的女性之一,其许多作品受到上百万人的敬仰。她是白人社区里最能展示黑人伟大成就的人。作为一名非裔美籍人,她打破了种族歧视的障碍,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在这样一个崇尚财富的世界里,人们崇拜她,不仅因为她的身价高达24亿美元,更因为她是完全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获得成功的。在出版界,人们都感谢她为上百万人带来了阅读的极大乐趣,这不仅丰富了读者的生活,也丰富了作家的生活。
然而,尽管奥普拉深受公众的喜爱。人们也有些惧怕她。这种现象在社会上的太人物当中并不罕见。多年前,我在记述弗兰克·辛纳特拉的故事时,发现许多人都害怕谈论这样一个和团伙犯罪有关系的人。人们敬畏南希-里根和布什家族,是因为他们害怕失去和总统接触的机会,或者丢掉联邦政府的职位,有些甚至害怕美国国税局审计处会找自己的麻烦。他们害怕英国皇室,因为害怕自己得不到皇室批准,或者丢掉爵位。然而在记述奥普拉生平的过程中,我却发现了另外一种不同的惧怕。
白1995年以来,奥普拉就要求哈波公司的所有员工包括后来创刊的《奥普拉杂志》的所有成员,都必须与公司签署保密协议,要他们发誓永远都不要向任何人透露有关她本人、公司以及同事的任何事情。任何人,只要踏入她的领地,就必须署这些保密协议。许多人担心被她告诉——但不是所有.人——都保持沉默。让人吃惊的是,我发现不仅先前这些员工害怕遭到她起诉,奥普拉本人也非常担心自己不能守口如瓶。
除了受保密协议限制的奥普拉的员工以外,还有些人不敢谈论奥普拉仅仅是因为害怕惹怒她这样的名.人。考虑到奥普拉是市场营销的金本位,任何想要借助她的节目销售产品的人,假如有丝毫迟疑的话都是情有可原的,包括那些期待她能欣赏自己作品的记者。我曾经给乔纳森·凡·梅特打过电话,问起他写的那篇在《Vogue》杂志封面刊登的有关奥普拉的-文章。他说,“我就是不敢跟你谈这个……是的,或许因为我有些害怕……我帮你这个忙对我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他吞吞吐吐地承认,自己已经将《Vogue》杂志上对奥普拉“各种消极细节”的调研整理成有关她的个人简介,并刊登在了《牛津。美国人》上面了。“但是那本杂志发行量并不大。”他颇有些紧张地说。
我还给《华盛顿邮报》的朱拉·考尼克斯打过电话。她说,“奥普拉成名之前我就认识她。当时,她留着非洲发型……每年圣诞节,她都会派一辆豪华汽车来接我,请我上她在巴尔的摩的脱口雳节目,谈论节日礼物……但是,我不想谈论我的那些经历,当然也不希望我的名字出现在您的致谢名单里。”考尼克斯小姐专门提到了这一点。
我的调研人员企图从CBS电台埃林·莫里亚蒂那里得到有关奥普拉的材料。埃林曾是奥普拉在巴尔的摩的室友。莫里亚蒂小姐经常给朋友讲起那段时间奥普拉的一些故事。我从其他人那里听说这些故事之后,提出对埃林小姐进行采访。当她得知自己讲述的奥普拉故事会被广泛传播时,态度很冷漠,表示采访不愿意被录音。
假如没有记者帮忙,传记不管授权与否,都无法完成。这就是为什么我转而求助那么多记者。他们的作品提供了历史的第一稿文字,并为未来的学者和历史学家从事研究打下了基础。他们如此慷慨让我很是感激。尤其是芝加哥的那些记者。他们已经接连25年一直在报道奥普拉,对她非常了解。尽管有些人出于过度恐惧,没能为我提供帮助,我还是对他们心存感激,因为他们的恐惧内心进一步说明了奥普拉对大多数媒体的巨大影响。
多年来,这位在电视屏幕上看似非常热情的女子.对自己身边那些人越来越警惕了,也越来越缺乏信任了。从我因写这本书所做的调研来看,我开始明白她为什么说有时候自己感觉像个ATH取款机。我曾打电话给她之前在巴尔的摩的情入,希望他能接受采访,没想到他说,“要想让我张嘴,你得给我分成。”我说我不会付采访费的,因为这样的话报道的真实性就会被质疑,导致记者公信力的下降。但那个人回邮件说他从未要求任何人付钱给他,过去也从来没有靠出卖奥普拉的秘密拿到一分钱。但是这一说法在后来遭到了一家小报编辑的反驳。
我在写这本书的过程中,我也接到了芝加哥一位律师打来的电话。这位律师的当事人曾声称“掌握奥普拉的不少材料”,想把这些信息兜售给我。我特别好奇,于是问他那位曾和奥普拉一起工作过的当事人是否签署了奥普拉的任何保密协议。“没有,”那位律师说,“他不受任何约束,也是清白的。”但他的当事人开了个价:100万美元。那次,我仍旧拒绝为这种信息付费。
我写完这本书之后,感觉就跟动笔写的时候差不多:对我的主人公充满了钦佩和尊敬,并且希望这部传记同样能受到好评。即使温弗瑞小姐本人不会这样,至少能得到那些曾受她激励的人们的赞赏,尤其是女性朋友。因为,我曾有一度努力追随肯尼迪总统的指示,深入奥普拉的神秘世界去探索,想得到这个永恒的问题的答案: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在探索的过程中发现她非常了不起,很深刻。她有温情的一面,也有冷漠的一面。她不是总统夫人,也不是什么高官,更不是什么电影明星,但她却是美国一名独具一格的名人,世界妇女界的杰出代表,一个不可替代的时代人物,她给世界留下了不可抹去的印记。
姬蒂·凯莉

文摘

版权页:



在“黑人历史月”期间,奥普拉为了争取提高收视率,专门邀请了3K党10名成员,让他们身着白色长袍,头戴锥罩。另外,她还做了一档节目,主角是裸体主义者群体的一些成员。这些人全裸出现在舞台上,演播室的观众能从正面看个一清二楚。但观众从电视上只能看到他们的脸,所以,领导同意录制这期节目。黛布拉·迪玛欧说,“这样我们就不会看到不该在电视上看到的东西了。”电台管理层还说,需要跟请来参加节目的每位观众都提前打好招呼,告诉他们嘉宾将会裸体上台。迪玛欧说,“没有一个人关掉电视。相反,他们都很兴奋。我是说,这多有意思啊!”
奥普拉承认自己在录制这个裸体节目的过程中显得有些紧张。“我常常以坦率引以为豪,但是在这档节目录制过程中我确实有些做作。尽管被采访的嘉宾都裸体登台,我照样得假装跟平常一样,不故意盯着他们看。我只想对着镜头说,'天哪!这不是阴茎吗。'但是我不能这样,所以搞得我心神不定的。”
她告诉老板自己想做一期节目,主题是“性功能障碍妇女”。她打算采访这几个人:一位婚后18年连一次性高潮都没经历过的女性,一位教她性高潮课程的男代理,还有一位是对性事上瘾的年轻女子,有一天晚上她竟然和25名男子发生了关系。听到这里,节目制片人的脸。刷”地一下子全白了。
奥普拉说,“管理层不想惹麻烦,但是还想提高收视率。我跟他们说我会适可而止——事实上我也是这么做的。他们根本不明白女性的想法,但是我懂。举个例子,男人认为,如果你做过一档乳房切除术节目,那肯定你也做过这个手术。我认为你有时还真得让他们亲眼见识一下才好。”
性功能障碍那期节目播出之后,WLS电视台总是接到愤怒的观众打进来的电话。因此,奥普拉邀请她的制片人直接上台,当面解答直播室里观众的提问。
有个女的说,“昨天的节目糟糕极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了。简直太丢脸了哇。”
奥普拉说,“上百万名女性从未享受过性快感。昨天节目播出之后,我们收到女性朋友打来的633个电话。正是我们的节目让大多数女性觉得自己不再孤独。”
“既然身边有这么多可谈的正面话题,为什么非要去戳别人的痛处呢?”
迪玛欧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对于某些人而言是痛处,而在其他人看来则不一定昵。我们在节目录制过程中探讨这些问题时感觉很开心,不管是乱伦、旷野恐惧症还是缺乏性高潮。”
奥普拉也帮忙解围了:“一开始有人说我们的节目太耸人听闻、太赤裸裸时,我还曾为此烦恼不已呢。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我们只不过是在关爱他人而已。”她稍稍停顿一下,继续道:“当然,有时候我们也会出错。”
奥普拉在这里指的或许是她早期做的一档节目,主题为“性器官的大小重要吗?”她在讨论性器官大小时,不假思索地说,“假如可以选择的话,你肯定喜欢大一点的性器官。来个大个的吧!”那时,你几乎能听到芝加哥正在观看这个节目的295万个家庭所有成员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当地媒体随意去家里采访观众时,大多数人都显得气急败坏。贝德纳尔斯基说奥普拉“拉长了品位的限度”,而阿兰·阿特纳则在《芝加哥日报》中谈到,奥普拉这样做只不过是像许多人一样呈现出了自然的一面。人们在“不加掩饰的情况下,可能会被引向小丑的角色”。
之后,奥普拉向记者保证,以后在做全国性节目时不会再轻易提“阴茎”这两个字了,除非自己提前跟观众打过招呼。她高呼道,“现在我终于想什么时候说'阴茎'就什么时候说了。听听,我刚刚就说了,阴茎,阴茎,阴茎。”
记者们听了这话,都兴奋得不得了。他们喜爱她那丰富多彩的性格,甚至在短时间内都找不到用哪些词来形容她。《洛杉矶时报》的一位电视评论家霍华德·罗森堡这样形容她:大块头,厚脸皮,说话声音大,咄咄逼人,精力旺盛,有趣,可爱,深情,真实,粗俗,自然,饥渴。另外一位评论家也承认,“我不管她多肥多高,但她真的让人难以抗拒。”
奥普拉的观众对她的性节目如痴如醉。为了给接下来的节目做好铺垫,她必须这样说,“周二的《芝加哥早晨》的主题是:遭遇性功能障碍的夫妻。”她两次都把这句话弄错了,然后说,“下周的《芝加哥早晨》的主题是:没有高潮的夫妻。”
她在讨论新的节食计划时转向观众,说,“哦,没错。这个能让你的大便好闻一点。”
人们欣赏她的冷漠、貌似不合时宜的评论以及大胆的提问。
她曾问一位女士,“你为什么要当同性恋呢?”
在另外一场节目中,一位社会学家谈到,室友很容易引发同性恋关系。奥普拉果断地说,“那以后没人愿意当我的室友了。”
她在采访负责预防损失的一位百货商店官员时,问道,“如果你逮到有人偷窃会怎么办?他们会不会真的失去自控呢?我的意思是,他们会不会精神崩溃,大小便失禁呢?”

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问题,请提问咨询!
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评价或经验,欢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