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单满88元减5元,满200元减20元  您好,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购物车 [0]

浏览过的商品

暗杀大师:死亡信使
 
   
查看大图

暗杀大师:死亡信使

梵蒂冈教皇在仪式上遭到了恐怖组织的突然袭击,得到线报赶赴现场的加百列•艾隆也未能制止这场阴谋。更糟糕的是,这只是一系列恐怖活动的开端。加百列的行动,从这时才刚刚开始。为了揪出组织头目,加百列安排了女特工莎拉打进该组织金主的巢穴。然而,直到一路伏击至加勒比海上,加百列才发现,他正在一步步滑入自己设下的陷阱。

  • 商品编号:9787539995236
  • 商品重量:458.000 克(g)
  • 货  号:9787539995236
  • 所得积分:4
  • 市场价: RM49.90
  • 销售价: RM49.90
购买数量:
  (库存9999+)
app hook

编辑推荐

《暗杀大师:死亡信使》内容简介:梵蒂冈教皇在仪式上遭到了恐怖组织的突然袭击,得到线报赶赴现场的加百列•艾隆也未能制止这场阴谋。更糟糕的是,这只是一系列恐怖活动的开端。加百列的行动,从这时才刚刚开始。
为了揪出组织头目,加百列安排了女特工莎拉打进该组织金主的巢穴。然而,直到一路伏击至加勒比海上,加百列才发现,他正在一步步滑入自己设下的陷阱。

海报:

“暗杀大师”已连续17年稳居《纽约时报》畅销榜,8次夺得榜首!希拉里和克林顿都是《暗杀大师》的忠实读者!比尔•克林顿:“暗杀大师”加百列是我无比钟爱的虚构人物。希拉里•克林顿:席尔瓦的小说一出版,我马上就会读。狂热粉丝已遍布美国、英国、法国、德国、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以色列、丹麦、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克罗地亚、保加利亚、巴西、韩国、泰国、越南等37个国家!亚马逊、Goodreads口碑爆表,好评率高达98%!
真正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英雄传说!征服全球亿万读者的伟大角色——“暗杀大师”加百列•艾隆,又回来了。好莱坞争抢电影改编权,只因太经典,作者拒绝“毁原著”!愿意为了什么而死,就要为了什么而活。

媒体推荐

席尔瓦,这位真正的大师级作者,已经给出了打造完美小说的全部要素——广受关注的主题、栩栩如生的角色、真实可信的设定,以及扣人心弦的情节。——《纽约时报》书评

丹尼尔•席尔瓦处理情节的方式总是能对读者起到预期的效果:让他们如坐针毡。——《出版人周刊》

《暗杀大师:死亡信使》中那些血沫横飞的逼真场景制造了故事的惊悚氛围。但真正让你夜不能寐的,是深藏在背后的那些信息——威胁着世界和平的恐怖主义活动。——《今日美国》

席尔瓦已经可以毫无争议地与格雷厄姆•格林和约翰•勒卡雷平起平坐了。——《华盛顿人》

丹尼尔•席尔瓦的“暗杀大师”系列绝对可以在美国新生代悬疑小说里占据重要席位。——《华盛顿邮报》

席尔瓦的小说展示了他一如既往的智慧、风格和研究能力……当然,还有戏剧性的高潮。——《华盛顿邮报》书评

席尔瓦能把他故事中的峰回路转写得让人热血沸腾……在他的书中,你能读到轻巧迅捷的行动、鲜明清晰的铺陈,还有精雕细琢的人物。——《纽约时报》书评

在各地开展的双重乃至三重的特工行动、正义与偏执的激情交错,以及加百列自身的悲剧特质,都是“暗杀大师”引人入胜的原因。它扣人心弦、文笔洗练,是当代间谍小说当之无愧的杰作。——《书单》杂志

席尔瓦是当代的罗伯特•陆德伦,他的主要角色加百列•艾隆会让读者联想起杰森•伯恩。——《佛罗里达时代联合报》

席尔瓦的书有着扣人心弦的细节……他能保持一贯的张力和悬念,让整个系列都成为畅销全球的杰作。——《丹佛邮报》

《暗杀大师:死亡信使》妙趣横生,如同情节编织的网。——《巴尔的摩太阳报》

世界悬疑小说领域的至高杰作。看着席尔瓦用文字赋予“暗杀大师”加百列这个角色生命,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无论他在挥洒热血还是涂抹油彩。——《科克斯书评》

在席尔瓦之前,从未有一位作家以这样的方式讲述世界。如果你还不是席尔瓦或“暗杀大师”加百列的粉丝,你会错过当代文坛凤毛麟角的悬疑小说之一。——《赫芬顿邮报》

作为一名骨灰级悬疑小说书迷,第一时间阅读席尔瓦的新作几乎是一种义务。席尔瓦带上他的标志性角色——摩萨德特工加百列,基本保证了你一两天的绝妙享受。——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

在“暗杀大师”系列作品中,席尔瓦创造了一个传奇般的秘密特工,他拥有的才能会让007詹姆斯•邦德流下眼泪。——《达拉斯晨报》

作者简介

丹尼尔•席尔瓦(Daniel Silva)
当代大师级悬疑小说作家,1960年生于美国。曾任战地记者,跑遍中东,1997年开始专注写作。
“暗杀大师”系列是他尤为著名的作品,2000年至今已推出17本,本本登上《纽约时报》畅销榜,8次夺得榜首。作品被译成20多种文字,风行全球37个国家和地区,引发读者阅读狂潮,亚马逊、Goodreads好评率高达98%;每有新作,都比前作获得更高人气和赞誉。“暗杀大师”,已成为全世界悬疑小说爱好者的共同语言。
《纽约时报》这样评价他的作品:“紧张、利落、喘不过气,故事骨架搭得太漂亮,主人公们鲜活得要命,让人想起推理黄金年代那些文笔和气氛都完美至极的经典。”《每日新闻》发表评论:“席尔瓦是这个领域公认的大师,他为世界悬疑小说文坛带来了新的生机。”

目录

序幕
第一部 死亡之门
第二部 戈齐特医生的女儿
第三部 暗夜之旅
第四部 证人
作者按
致谢

文摘

伦敦
那个无意之间把加百列•艾隆从短暂而不平静的退休状态中唤醒的人叫阿里•马苏德。马苏德,这位伟大的欧洲知识分子和自由思想家,在慌不择路的惊恐之中,一时忘记了英国的车辆是靠左行驶的。
他在一个风雨大作的十月傍晚死在了伦敦的布隆伯利。当时,他刚参加完“巴以及中东和平与安全政策论坛”第一届年会最后一次会议。人们对当天上午开幕的这次会议曾寄予厚望,但到了这一天结束的时候,却发现它像一场平淡无奇的戏剧的巡回场次一样了无新意。即使是那些赶来希望分享新思维火花的游行示威者似乎也意识到,他们听到的不过是老调重弹10点,美国总统的雕像被烧毁。11点,以色列总理的雕像也被熊熊火焰吞噬。午饭时,一场倾盆大雨把罗素广场变成了一口池塘,只有傻瓜还会待在这里为沙特阿拉伯妇女的权益奔走呼号。晚上8点30分,当会议主席的槌子宣布结束最后一项小组会议议题时,二十多个耐着性子坚持到最后的与会者开始满脸疲惫地鱼贯退席。会议组织者发现很少有人愿意明年秋天再来参加下一届会议。
一位会务工作人员悄悄走上前来,把写着“加沙解放了——现在该怎么办?”的牌子从讲台上搬走。在这个小组会议上,第一个站起来发言的与会者来自伦敦经济学院的赛义德学院,他为自杀炸弹事件制造者鸣不平,为“基地”组织辩解。接下来发言的是来自剑桥的一位古板的张伯伦式学者。他谈起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就好像他们只是英外交部那帮穿灰色西装的家伙的一个小难题。在整个讨论过程中,这位年长的“张伯伦”成了激进的“赛义德”与来自以色列大使馆一位名叫瑞秋的可怜姑娘的“隔离墙”。瑞秋只要一开口,就会被台下的一阵阵嘘声和口哨声淹没。现在,“张伯伦”还在充当和事佬的角色,因为“赛义德”追上走到门口的瑞秋,嘲讽她说,她们作为殖民者的日子已经快到头了。
阿里•马苏德,这位不莱梅大学全球治理与社会理论的研究生导师,是最后一位起身离开的人。毫不奇怪,嫉妒他的同行们可能会告诉你,在学术近亲繁殖严重的中东问题研究圈里,这位教授是以绝不放过任何可以出头露脸的机会而著称的。马苏德教授生于巴勒斯坦,持约旦护照,在欧洲长大并接受教育,无论从什么角度看似乎都是一个温和派人物。人们管他叫“阿拉伯未来之星”,认为他是社会进步的代表。大家都知道,他不相信任何宗教,特别是军事伊斯兰主义。无论是在报纸社论、大学讲堂还是电视节目中,你都可以看到他对阿拉伯世界的混乱无序的深切悲哀:没有给人民提供足够的教育啦,总是把一切苦难都归咎于美国人和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倾向啦等等。在最近出版的一本书中,他大声疾呼,主张开展一次伊斯兰改革。伊斯兰圣战主义者把他叫作异教徒,温和派则称赞他有马丁•路德的勇气。那天下午,他在发言中认为,现在球在巴勒斯坦这一边。这已经让“赛义德”很不高兴了。只要巴勒斯坦人不与恐怖主义文化分道扬镳,他又说,以色列就决不会从西岸撤出一寸土地,他们也不应该撤出。“违背天理!”“赛义德”气得大骂,“背叛教义!”
马苏德教授很高大,有6英尺多高,而且相貌英俊,对于他这样一个工作中成天要和容易一见钟情的年轻姑娘打交道的人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他一头卷曲的黑发,颧骨既高又宽,方方的下巴颏中间深深地凹陷下去。他的眼睛是棕色的,眼眶很深,这给他平添了些许博学多才、温文尔雅的味道。他穿着羊绒运动夹克,内套一件米黄色的高领毛衣,一副典型的欧洲知识分子形象。这也是他费尽心机要让人们留下的印象。他举止沉稳,在慢条斯理地收拾好文件和笔,放进他的旅行专用公文包之后,他拾阶走下讲台,向通向出口的中央走廊走去。
还有几个与会者逗留在门厅没有走。在门厅的那一头,站着一位姑娘,犹如平静大海中的一个风暴之岛。她穿着皮夹克和褪色的牛仔裤,脖子上缠着方格的巴勒斯坦包头巾。她的头发又黑又亮,就像乌鸦的翅膀;她的眼睛差不多也是黑的,但似乎闪耀着其他什么颜色。她的名字叫哈米达•塔塔丽。她曾经告诉他,她是一个难民,出生在阿曼,在汉堡长大,现在是住在伦敦北部的加拿大公民。马苏德是那天下午在学生会接待处遇见她的。在喝咖啡时,她猛烈抨击他对美国和以色列滔天罪行的轻描淡写、无动于衷。马苏德喜欢她生气的样子。他们约好当天晚上在斯隆广场那家剧院旁边的酒吧一起喝酒。马苏德不想成为她的情人。他想要的不是哈米达的身体,而是她的狂热和清秀的脸蛋、她地道的英语和加拿大公民身份。
穿过门厅的时候,她偷偷看了他一眼,但没有上来和他说话。“请你和讲台保持距离。”那天下午他告诫她说,“像我这种身份的人不得不小心谨慎,和什么人在一起都要避开别人的目光。”他走到门外的柱廊下,看着潮湿的街道上缓慢移动的来往车辆,躲了一会儿雨。他感觉有人碰了一下他的胳膊,接着就看见哈米达一言不发地一头冲进了瓢泼大雨里。他等了一会儿,直到她消失了,才把他的公文包斜挎在肩上,开始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回他位于罗素广场的宾馆。
奇怪的感觉又在他身上出现了。每当他从一种生活转换到另外一种生活时,这种感觉就会出现:心跳加速,感官敏锐起来,突然注意起许多很小的细节。比如,那个躲在伞下的光头青年走向他的时候,看他脸的时间似乎太长了一点;当他买《标准晚报》时,那个卖报人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看,似乎也太过嚣张了;三十秒后,当他把同一份报纸扔进上文波恩街的垃圾箱时,发现一位出租车司机又在注视着他。

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问题,请提问咨询!
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评价或经验,欢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