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单满88元减5元,满200元减20元  您好,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购物车 [0]

浏览过的商品

神们自己
 
   
查看大图

神们自己

《神们自己》是科幻巨匠阿西莫夫本人最偏爱的作品,也是阿西莫夫首部包揽世界级科幻荣耀星云奖、雨果奖、轨迹奖三奖的传奇之作。这部长篇科幻小说探究了关于平行宇宙的一切。多年来,《神们自己》被全球科幻迷奉为必读的阿西莫夫的巅峰之作,中文版全译本首次在国内成书出版。

  • 商品编号:9787539978529
  • 商品重量:422.000 克(g)
  • 货  号:9787539978529
  • 所得积分:3
  • 市场价: RM39.00
  • 销售价: RM39.00
购买数量:
  (库存9999+)
app hook

编辑推荐

《神们自己》内容简介:22世纪,地球可以和平行宇宙进行物质交换,从此拥有了源源不绝的能源。但是,只有几个人才知道危险的真相:地球上的一个无人信任的科学家、能源渐渐枯竭的星球上的一个外星人、月球上出生的一个拥有预言能力的人类。只有他们知道,人类即将为看似源源不绝的免费能源付出巨大的代价……
太阳即将毁灭,可是无人倾听。
真相,永远掌握在极少数人的手里。
面对愚昧,神们自己也缄口不言……

海报:

《神们自己》是科幻巨匠阿西莫夫本人最偏爱的作品,也是阿西莫夫首部包揽世界级科幻荣耀星云奖、雨果奖、轨迹奖三奖的传奇之作。这部长篇科幻小说探究了关于平行宇宙的一切。多年来,《神们自己》被全球科幻迷奉为必读的阿西莫夫的巅峰之作,中文版全译本首次在国内成书出版。

名人推荐

女士们,先生们,世界上只有一个艾萨克•阿西莫夫。
——著名科幻作家 阿瑟•克拉克
艾萨克•阿西莫夫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阐释者之一。
——著名天文学家 卡尔•萨根
半个多世纪以来,绝大部分的科幻小说都受阿西莫夫影响,不是以他的风格为典范,就是惟恐避之不及。
——阿西莫夫的忠实读者 约翰•詹金斯
阿西莫夫,一个为世间万物而生的人。
——著名科学编辑 肯德里克•弗雷泽

媒体推荐

女士们,先生们,世界上只有一个艾萨克·阿西莫夫。
——著名科幻作家 阿瑟·克拉克
艾萨克·阿西莫夫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阐释者之一。
——著名天文学家 卡尔·萨根
半个多世纪以来,绝大部分的科幻小说都受阿西莫夫影响,不是以他的风格为典范,就是惟恐避之不及。
——阿西莫夫的忠实读者 约翰·詹金斯
阿西莫夫,一个为世间万物而生的人。
——著名科学编辑 肯德里克·弗雷泽

作者简介

艾萨克•阿西莫夫 Isaac Asimov (1920 ~1992)
俄裔美籍作家,全知全能,被全世界读者誉为“神一样的人”。美国政府授予他“国家的资源和大自然的奇迹”这个独一无二的称号,以表彰他在“拓展人类想象力”上做出的杰出贡献。
阿西莫夫创作力丰沛,一生之中著作近500 本,涉及杜威图书分类法的每一个范畴,涵盖人类生活的每一个层面,上天下海、古往今来、从恐龙到亚原子到全宇宙无所不包,从通俗小说到罗马帝国史,从科普读物到远东千年历史,从圣经指南,到科学指南,到两性生活指南,每一部著作都朴实、严谨而又充满幽默风趣的格调。
1972年,阿西莫夫的长篇小说《神们自己》首次登上《银河科幻》杂志,并相继斩获代表了全球科幻界最高荣誉的星云奖、雨果奖和轨迹奖等多项大奖。多年来,这部作品被全球科幻迷奉为必读的阿西莫夫集大成之作,同时,也是阿西莫夫本人最偏爱的作品。

目录

第一部面对愚昧 
第二部神们自己 
第三部也缄口不言

文摘

“倒霉!”拉蒙特尖声说,“一点儿收获都没有。”他眼窝深陷,长下巴略不对称,看上去一脸倒霉相。即使在最春风得意的时候,他也总是一脸苦相,而现在显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与哈兰姆第二次正式见面时,简直一败涂地,比第一次还惨。
“不要太激动,”迈隆・布罗诺斯基平静地说,“你本来也没抱太大希望,你告诉过我的。”他正把花生高高抛起,再张开厚厚的嘴唇接住,动作精准,万无一失。布罗诺斯基个子不高,也不算瘦。
“那也不太让人高兴。但你说的对,无所谓。我还有很多其他事情能做,也想做。而且这还要靠你的努力。只要你能找出……”
“打住,彼得,这些你早就告诉过我了。我需要做的,就是破译那种非人类智慧生物的思想。”
“对,就是那种超出人类智慧的思想。其实平行宇宙的那些生物,也正在努力让我们了解他们的意图。”
“或许是吧,”布罗诺斯基叹了口气,“但是他们得在我的智慧的基础上达到这个目标。虽然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比普通人聪明一些,但毕竟有限。有时候我夜里躺下睡不着觉,就会思考不同的智慧生物之间到底能不能进行交流;而情绪不好的时候,干脆就会怀疑‘不同的智慧生物’这个概念究竟有没有意义。”
“肯定有!”拉蒙特狂躁地说。他的手揣在大衣口袋里,攥紧拳头,“哈兰姆和我就是不同的智慧生物。那个白痴,或者所谓英雄弗里德里克・哈兰姆博士,和我根本就不是同一种智慧生物。因为我跟他说的话,他根本就听不懂。他那张蠢脸气得通红,眼睛气鼓鼓的,什么也听不进去。我敢说他脑子早就坏掉了,只是没法证明而已。”
布罗诺斯基咕哝着:“你竟然这么形容我们的电子通道之父。”
“是啊,名声显赫的电子通道之父——杂种中的杂种。他的成就从本质上来讲一文不值,这个我清楚。”
“我也很清楚。因为你每天都在跟我讲这些。”布罗诺斯基又往空中抛了颗花生,稳稳地用嘴接住。

1
事情发生在三十年前。弗里德里克・哈兰姆是一个放射化学家,博士论文墨迹未干,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有朝一日他将会震惊世界。
使他开始震惊世界的,是他桌上一个蒙着厚厚灰尘的标有“钨”字样的试剂瓶。实际上那瓶子不是他的,他也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东西是很久以前这个办公室的人留下的,具体为了什么原因而需要钨已经不得而知。放了这么长时间,瓶子里已经不是纯粹的钨了。现在瓶子里是一些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色氧化物的小球。对任何人来说,这些东西看起来都毫无用处。
有一天(确切地说是2070年10月3日),哈兰姆来到实验室工作。上午10点左右,他准备稍微休息一下。那个小瓶子映入他的眼帘,他盯着它看了一会儿,拿了起来。同往常一样,那上面满是灰尘,标签已经有些褪色了。但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他不禁叫了出来:“见鬼,谁把里头的东西换了!”
关于这件事情,至少狄尼森是这么描述的。他无意间听到了哈兰姆这句话,并在二三十年以后告诉了拉蒙特。而在记述这个发现的官方书籍中,这句话被略去了。在官方报道中,人们看到的是一位目光敏锐、遇到问题就能迅速作出深层推演的化学家。
而事实却并不是这样的。那瓶钨对哈兰姆来说根本没有用,看不出对他有任何价值,甚至连任何可能存在的重要性都不会有。不过,他不喜欢自己的桌子上有任何不相干的东西(桌子上现在就有很多这样的东西),而且他总是在怀疑别人,好像别人随时会出于完全的恶意,专门给他制造这种麻烦。
当时大家对这种物质都一无所知。本杰明・阿兰・狄尼森,就是那个听到哈兰姆那句话的人,他的办公室正好隔着走廊与哈兰姆的房间相对。当时两个屋子的门都是开着的。他抬起头,刚好迎上哈兰姆责难的眼神。
狄尼森不是很喜欢哈兰姆(事实上没什么人喜欢他),并且前一天晚上没睡好觉。据他回忆说,事情发生时,他正想找人发一通脾气,而此时哈兰姆正好撞在了枪口上。
当哈兰姆在他面前举起那个瓶子时,狄尼森厌恶地往后仰了仰。“我为什么要对你那瓶该死的钨感兴趣?”他质问道,“哪会有人对这东西感兴趣?你看看那瓶子,至少有二十年没有打开过了。如果你不把自己那双脏爪子放上去,恐怕没人会碰它的。”
哈兰姆气往上涌,脸慢慢涨红。他有些窘迫地说:“听着,狄尼森,肯定有人动了里面的东西,它们已经不是钨了。”
狄尼森从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你怎么知道呢?”
历史往往就是由这些讨厌而且毫无目的的冲突推动的。
这句话怎么说都算不上是正面评论。狄尼森虽然和哈兰姆一样是新人,但他在学校时给人的印象可要深刻得多——他是系里出名的优等生。哈兰姆知道这点,不幸的是,狄尼森也很清楚,并且毫不避讳这一点。所以狄尼森说“你怎么知道呢”的时候,很明显把重音放在
了“你”上面。正是这句话成为了以后所发生的一切事情的诱因。没有这句话,哈兰姆就不可能成为历史上最伟大、最受尊敬的科学家,也就不可能在跟拉蒙特谈话时,使用狄尼森当时的这种语气。
按照官方的说法,哈兰姆在那个至关重要的上午走进办公室之后,发现瓶子里原来那些被尘土覆盖的灰色小球不见了,甚至连瓶子内壁上的灰尘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干净的铁灰色金属。顺理成章地,他对其进行了一番研究。
但抛开官方的说法不谈,真正关键的人是狄尼森。如果狄尼森当时仅仅给出一个简单的否定答复,或者耸耸肩,哈兰姆很可能就会去询问其他人,并最终对这个无法解释的情况感到厌烦,而把瓶子置之一旁,任由之后或早或迟(取决于最终的发现推迟到什么时候)但必将到来悲剧,决定人类的未来。不过如果那样,无论发生什么情况,站在风口浪尖的人物都不会是哈兰姆。

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问题,请提问咨询!
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评价或经验,欢迎分享!